贵州快三开奖走势图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SPAN>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贵州体彩十一选五定牛:银河战争记忆 第68章 虚幻与现实的夹缝


  银河历0113年4月-日·--------

  当文森醒来的时候,他躺在一个广场的水池边上,天变黑了。

  他记得,刚刚自己还在跟一个什么人在争论着一件什么事,一件很重要的事??苫谎奂?,他来到了街道上,在这一瞬间之前,发生了什么,他不记得。

  人群熙熙攘攘,夜晚的街道热闹非凡,这好像有什么不对。

  这里的天原来会变黑吗?这里原来有这么多人吗?

  为什么我会在这,我明明记得我要去接一个什么人?朋友?

  文森想走几步,找个人寻求帮助,可是,他喊不出来,声音明明提到了喉咙,却发不出来。他的脚也在发软,手也在发抖,大脑指挥不了身体,就好像某种排斥反应。

  还没完整的踏出一步,他就摔了下去。

  手掌被划出了一道不深的口子。

  有人一手扶住了他。

  “谢”他花了大力气才挤出了一个谢字,而第二个谢字还没说出口,帮忙的人已经走了,走得还很匆忙,好像有什么急事。

  文森没敢再乱动,生怕要再麻烦到谁。他只能坐在水池边上,一边冲洗了下被划伤的手掌,一边试图回忆起整件事。

  文森静静地坐在那,周围的环境舒适而安逸,路过的人有情侣,也有一家大小,还有身后潺潺的水声,但他心里却隐约有种自己与这里格格不入的感觉。

  可惜徒劳的思索后,他能得到证实的也只有手脚开始能得到控制以及头痛欲裂。

  水滴在他的头上,是水池的喷泉吗?不对。是雨水。

  下雨了。

  这雨水,很冰凉,又好像不一样。不一样,这是人工降雨。也不对。这雨,好像能把我穿透。

  他愣愣的注视自己的手掌好一阵,冰凉的水滴在手掌上。什么也没有发生。

  错觉吗?

  这时候,不远处的一家酒吧亮起了霓虹灯。吸引文森目光的,不是酒吧或是霓虹灯,而是它的雨蓬。

  看来,还可以去避雨。

  雨,渐渐密集起来。

  文森艰难的拖动着步伐,远远看去,不像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倒像是上了年纪的老人或是残疾人。

  雨,越来越大。

  雨蓬内能挡雨的地方越来越少。身旁有一两个一同躲雨的人,经不住酒吧的诱惑,转身打开门,走了进去。

  门被打开的间隙,里面传出了悠扬的爵士乐与暗沉又温暖的灯光。

  经不住诱惑的不止这两人,文森也走了进去。酒吧内坐着不少人,几乎都是结伴而来的。幸好,吧台的位置还是空的。

  他的记忆变得零碎,也失去了行动的目的。文森很迷茫,他需要补充点糖分跟薄荷,好让他的脑子能想起些事。

  “一杯姜汁汽水?!本票J且桓銎胀ǖ闹心昴凶?,普通的出了这个门恐怕你就会把他忘记。

  酒保奇怪的看了看文森,然后,安静地转身在酒架上翻出了生姜汁,又在吧台的某个角落里拿出了薄荷叶。

  竟然能看见现做的。这让文森感到好奇。

  就在他目不转睛看着酒保的动作时,他的身旁,又有一个人坐下了。

  他比文森更加狼狈?;肷矶急挥炅苁?。

  文森用余光看了他一眼。

  来人也不急着点喝的,他也在看着酒保的动作,直到,酒保把姜汁汽水倒进了杯子推在了文森的面前。

  “你好,我想要一杯热的红茶?!钡鹊骄票5氖钟辛丝障?,来人才如是说道。

  文森笑了笑,来酒吧居然要一杯红茶。

  “先生,我们这里不提供红茶?!本票K?。

  “这里能调出姜汁汽水却没有红茶?”一旁的男子皱了皱眉,有些不满。

  “是的,先生。没有红茶?!本票H跃珊盟乒Ь吹幕卮鸬?。

  男子一下子被气得说不出话。

  这让文森觉得有点好笑,他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暗自庆幸自己喝到了想要的。他没恶意的笑容被一旁的男子看到了,对方把不满的目光也放到了他的身上。

  文森不好意思,对方浑身都湿透了,他看着也觉得怪惨的。

  “别这样嘛,酒保。红茶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吧。像什么伯爵之类红茶调酒也会有人点的吧?!庇谑?,文森也帮腔向酒保说到。

  奇怪,为什么我会知道这个。好像是以前一个朋友告诉我的,一个要好的朋友。

  突然,酒保面容上的表情稍稍扭曲了一下。

  两个人都莫名地看着酒保的表情变化。

  几秒过去,酒保才又开口:“好的,一杯热的锡兰红茶。请稍等?!?br/>
  一旁的男子终于笑了,他小声嘀咕了一句,什么嘛,原来还是有的嘛。

  男子向文森点点头表示感谢后,后开始拨弄他那沾满水滴的头发,那是一张白净俊逸的脸。

  文森接受了他的感谢,然后继续喝起了他的饮料。

  不一会,冒着烟的红茶放在了男子面前,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拿起轻轻抿了一口。

  “你还真是个怪人啊,在酒吧里喝红茶?!蔽纳醋潘翘兆淼谋砬?,忍不住说到。

  “我可不想被一个在酒吧里喝姜汁汽水的人叫怪人?!蹦凶佑叛诺胤畔卤雍?,扭头对文森回了句。

  两人不爽的看了彼此一眼,然后又突然笑了起来。

  “那就敬红茶一杯?!?br/>
  “也敬姜汁一杯?!绷礁鏊匚茨泵娴哪腥?,高兴的碰了下杯子。

  “文森?!蔽纳茸晕医樯艿?,他忘记了自己应该用假名的事。

  “我叫”男子停顿了下,他说不出自己的名字。同时,他记起了一件事,他想起了自己是一名军人?!奥薏?,你叫我罗伯特吧?!闭飧鲎猿坡薏氐哪凶?,额头上因短暂的紧张冒出了汗,没人知道这是雨水还是汗水。

  两人笑着握了握手。

  “听你的口音,跟我那边听过的不大一样。好像是”文森想了想,也没想出那地方。

  “阿尔忒尼斯。那么说,你也不是这的人?”罗伯特编了个谎言。

  “是的,我记得是从巴比伦来的,来送点东西??蠢次颐橇蕉际峭庀缛??!?br/>
  “送东西?蓝鲸商会吗?”罗伯特只是随口说的,为什么对方会说‘记得’。他印象中好像在哪里看到过一个蓝鲸商会的标记。

  “你怎么知道蓝鲸商会?大的商会可不止这一个?!?br/>
  “猜的?!?br/>
  “那你猜的倒是挺准的?!蔽纳蛄烁黾ち?,同样的话,好像之前也跟谁说过,而且,面前这个人我好像在哪见过。既视感吗?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看着你的时候,有种在哪见过的感觉?!蔽纳阉母芯跛盗顺隼?。

  “是吗?我没印象,不过我倒是觉得你跟我好像有某种说不出的相似?!甭薏赜檬直然艘幌?,也没有形容出那种感觉。

  “那我知道了?!钡故俏纳老却鸬?。

  “你知道什么?”罗伯特警惕地反问到。

  “你也是某个商会的吧。否则一般人也不会来到这里吧?!?br/>
  “可能还真的是这样。我也是来送东西的?!被购?,这让罗伯特得以顺水推舟。

  “哦?那真是巧了。来来来,再干一杯?!蔽纳辖粲秩傲艘槐?。

  外面的雨还在下。

  两个失去了目的地的人索性先老实在这酒吧里待上一阵。两口茶下肚,身子也暖和起来了,既然大家都是远道而来的外乡人,那话题也有了一些。抛开了那些让他们感到头痛的任务以及变得碎片的记忆。文森是有所顾忌的,他毕竟还记得自己是军人这件事。

  就算如此,他能说的也还有许多,包括他执行任务去过的地方,他的所见所闻。也包括他读书时有过的可笑经历。

  文森自己也感到奇怪,为什么对着一个素未谋面的人竟能说出许多就是身边战友他也不曾提起的事,或许这只是为了更好地把自己零碎的记忆重新拼凑起来。

  令文森惊奇的是,他说的大部分的事,这个罗伯特居然也能同感深受一般跟他讨论了起来,这更是让文森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而他不知道的是,这个罗伯特对于文森说的话,也有着同样的感觉。

  两个人聊了许久,甚至还聊到了政治,他们全然没有留意到身边的变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酒吧里的人不见了,爵士乐也消失了。

  看来是雨停了。

  “两位,我们店该打烊了。你们的时间已经到了?!本票M蝗幌蚧乖谟幸馕髯缘恼瘟⒊≌垡环牧饺颂嵝蚜艘痪?。

  什么叫我们的时间到了?这酒保的话听着好奇怪,也因为这句话,坐着的两人这才猛然想起自己好像还要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去完成,的确不能耽误时间了。

  可是,被酒保这么一提醒后,两人明明各自已经有了离开的打算,身体却仿佛有了醉意一般,并且越发深沉,视觉也迷糊起来。

  我明明没有喝酒啊,为什么为什么会

  文森昏昏沉沉中看见罗伯特已经趴在了吧台上呼呼大睡起来。他想搭把手扶起罗伯特,而力不从心的是,他自己也已经撑不下去,他只好又坐了回去,昏昏沉沉间头又一次疼痛起来,意识也随之变得模糊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卡尔慢慢地睁开了双眼,他发现自己原来躺在酒店的床上,窗外的光照了进来,头痛消失了。他难以置信般的摸了摸自己的前额,他好像做了一个无比真实的梦,可梦里遇到的事,他却记不清了。光有点刺眼,他转过身。这时候他发现,眼前,一个人也躺在床上,那人注视着他,一个如天使般美丽的人,清秀的短发恰好挡住了小半边的脸,她一丝不挂地躺在他的面前,而自己也是同样。

  他被吓了一跳,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往日的镇静。

  “你醒了?”艾希像是关心地问到,不过她关心的不是眼前这个人。

  “怎么回事?”他皱着眉,绷紧的脸上没有表现出多么的愉悦,或是多么的兴奋。

  “如你所见?!卑;亓艘痪?,还是笑看着卡尔。

  “我是问你为什么会睡在这?!笨ǘ似鹄?,他印象中完全没有这段经历的记忆。

  “我说过你需要休息。别在意,这只是对你的一个小小的奖励?!卑?纯ǘ热灰丫牙?,她站了起来,开始穿上自己的衣服,丝毫不介意卡尔的目光看向她那曼妙的胴体。

  “什么奖励?”卡尔的目光,不是下流,而是愤怒与不解。

  “对于你完成任务的奖励?!?br/>
  “任务?对了,箱子,箱子呢?”他突然想起这件最为重要的事。这本是最最重要的事,我为什么会把这件事忘了,是我失忆了?想到这,他立刻跳下床,开始四下找寻了起来。

  “不要找了,已经取走了。你的工作完成了?!卑R丫┖昧艘路?,她平静地说道。

  “取走了?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你到底是什么人,谁拿走了箱子?”卡尔来到她跟前,继续逼问。

  “你不用相信我的话,也不用知道我,我只是一个为了让你完成任务而存在的角色,一个无名之辈?!卑5钠骄采踔寥萌烁芯趵淠?,冰蓝色的双眸中透出的是空洞。

  艾希放下这句话后,就转身朝门口的方向走去。

  “我必须知道箱子交到了谁手中?!笨ǘ泵μ咨弦路?,他不想光着身子把人追到走廊外,他要在这里,解决所有的疑问。

  “那回去后,你就转告让你来的人,就说‘安东’已经收到。他自然就知道了?!卑C挥凶呋乩?,只是别过脸打开了房门。

  “安东?”卡尔记得,这好像是这里的主机的代号,她说的是同一回事吗?

  “对了,也请转告一句,就说已经合格了?!?br/>
  “谁合格了?我合格了?”

  “这不需要你现在知道?!彼低?,艾希朝着卡尔微微一欠身就要离去。

  不需要现在知道,那就是我以后会知道的意思吗?我是被参加到什么项目还是组织里面了?卡尔想要跟着追出去,可这时候,他的脑袋又开始痛了,疼痛使他不得不双手捂住脑袋,并痛苦地弯下了腰。一段段零碎的记忆如同注射的针管般打入了他的体内,他的回忆中。

  “你们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卡尔竭嘶底里地从喉咙中挤出了几个字。

  “人类完成第一次同步的确会伴随着一定的痛苦,你已经做得很不错了,只是需要些时间适应。我建议你继续休息一下。辛苦你了?!?br/>
  “同步是什么”卡尔的这一声疑问尚未完全说出口,艾希已径自离开了。

  “妈的!”卡尔愤懑地低吼了一声,可他实在没有力气再追上去。

  门被关上后,他艰难的回到了床上,看来也只有躺着的时候,他才感到舒畅许多。头痛渐渐消失了。

  同步。同步?

  他的脑海中反复咀嚼起艾希刚刚说的两个字。

  难道说是网络化同步?所以我才会看到与现在完全不同的景象吗?

  想到这,卡尔再次激动地坐了起来。下意识的,他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确定没有被开孔后,他紧接着又马上摇头否定了想法。

  这想法不对。虚拟现实可以实现,但人的意识不可能完全实现网络化同步,我的每一个触觉,每一个味觉,牵动着每一个细胞的精细变化,怎么可能会被模拟化。

  即通过插脑管,主神经同步,也不可能捕捉到全触感??ǘ肫鹆怂诳词厮锟垂哪潜臼?。人的所谓自我是细胞共同意志的集合,光是掌握了神经,只要细胞没有被虚拟化,在虚拟世界里的自我应该是会被扭曲的。

  但是卡尔由始至终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即便是记忆不完整的刚才或是现在,他能感觉到的自我都是非常完整的。

  简直天方夜谭,卡尔苦笑着摇头否定了自己思考许久的这个猜测。

  至于剩下的可能性,还是说只是通过外部刺激实现的虚拟现实?

  为了让我感觉虚拟的环境而大费周章刺激我的外触感吗?这恐怕不大现实吧。

  不,这有可能。也有可能真的就是这样,为了让我参与到这一次实验?

  什么实验?一个军用技术合作实验?就像联邦的mr控制技术?

  所以那个黑色箱子里就是技术资料,我明白了,她说的同步应该只是感官同步,是因为过度的感官刺激导致大脑无法分辨而造成的暂时失忆吗?

  没错,是这样的,一定就是这样。我的天,这里居然是个大型的实验场,这里的居民都参与到了这个实验。

  虽然不知道他对我的外部刺激是如何做到的,但是光凭造就出这与真实般无异的技术,足以令人惊叹。

  卡尔感到既不可思议又兴奋,因为他似乎见证并参与了联盟军即将获得一项划时代的新技术。

  但马上,激动不过片刻的卡尔又意识到另外一个问题,如果说实验者都是被挑选出来的。

  等等,可我刚刚好像遇到一个自称是外乡人的男人。

  如果我的猜测是真的,那我刚刚遇到的那个人是谁,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那个外乡人,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本章完)


重要声明:小说“银河战争记忆”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柔文学首页,贵州快三开奖走势图永久地址:www.atkkb.com
Copyright © 2017 贵州快三开奖走势图 All rights reserved.
  • 海淀区反邪教警示教育宣传月正式启动 2019-04-15
  • 中石油开放日:构建智能化陕京管道 坚守环保红线  2019-04-06
  • 端午堵车这么走,来看一下高清路线图 2019-04-02
  • 回复@跟踪追击:咱从来没认为西方民主有什么好! 2019-04-02
  • 特金明日将通电话 提醒谁莫忘感恩? (原创首发) 2019-03-27
  • 俄韩就铺设途经朝鲜的天然气管道恢复磋商 2019-03-22